首页   ·  新闻   ·  广播   ·  电视   ·  音乐   ·  视频   ·  图库   ·  文化   ·  旅游   ·  评论  

关于仓央嘉措及其情歌研究的六个问题

发布时间:2014-10-11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国内学术界开仓央嘉措及其情歌研究之先者,当首推于道泉先生。于先生在1930年于北京,编译出《第六代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一书。其后刘家驹、曾缄、刘希武、苏朗甲措、周良沛、王沂暖、庄晶、咚锦华等一辈知名学人对仓央嘉措及其情歌的研究又有深入。然而纵观学术界对仓央嘉措的研究,仍存有许多疑点。下面,本文就对目前学术界较为流行的六种观点作一初步的探讨,请专家批评指正。

  1、仓央嘉措宁玛派红教的家庭背景能否成为其写作情歌的一个理由,或者生活放荡的一种解释?

  仓央嘉措写作情歌及其放荡不羁的风流行为与黄教的戒律大为相悖,更不合乎他作为达赖喇嘛的身份。为了说明这种现象,有的学者从他宁玛派红教的家庭背景加以解释。如毛继祖先生在《试谈仓央嘉措情歌》一文中说:“西藏红教是允许僧侣娶妻生子的。当时作为红教徒的仓央嘉措,年方弱冠,能歌善舞,这时,有了热恋的姑娘”。葛桑喇在《一个宗教叛逆者的心声—略论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及其情歌》中也说:“仓央嘉措的家庭是信奉红教的,红教僧人可以结婚,这种家庭的熏陶不能不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留下影响。”但是,我们能不能据此就断论,仓央嘉措宁玛派红教的家庭背景就是其写作情歌的一个理由,或者生活放荡的一种合理解释呢?本文以为,此论过于武断。我们知道,“西藏佛教各派之所以分为许多不同的派别,既不象印度的小乘十八派是由于它们所遵行的戒律不同而分为不同的派别,也不象印度的大乘是由于它们所主张的教义不同而分派。西藏佛教各派的区分是由于它们所传承、修持的密法彼此不同而区分的。宁玛派所遵信、传承的主要是属于密教经典。宁玛派之所以叫作宁玛(rnying一ma)也主要是因为这派是以传承弘扬密咒为主的,故也称旧派。魏源在《圣武记》中也说:“(红教)其与黄教异者,一则衣冠异色,二则咒语有别,三则传子与转生不同,如斯而已。”由此可见,西藏红教、黄教,宁玛、格鲁诸派之间并没有本质的不同。今日西藏各寺院诸派尊师均有供奉。传为宁玛派之师祖的莲花生、无垢友等在格鲁派寺院中也有供奉。因此,如说仓央嘉措宁玛派红教的家庭背景是其写作情歌的一个理由,或者生活放荡的一种解释,显然是不够充分的。退而言之,虽然宁玛派允许僧侣娶妻生子,但这并不意味着就允许僧侣可以纵情酒色,生活放荡。从西藏历史上看,宁玛派的众多宗师也未见因为本派允许娶妻生子就恣意狎妓的。因此,从这一点看,认为仓央嘉措宁玛派红教的家庭背景便是其写作情歌及生活放荡的一个动因的观点是难以成立的。

  2、仓央嘉措的情歌写作是否是为了恢复红教的势力?

  除了认为仓央嘉措宁玛派红教的家庭背景便是其写作情歌及生活放荡的一个动因的观点以外,还有的学者认为仓央嘉措的情歌写作是为了恢复红教的势力。持这种观点的代表人物是于乃昌先生。他在《门巴族民间情歌与仓央嘉措》一文中说:“关于西藏宗教内部斗争问题,我们知道,仓央嘉措生于红教派的世代名家,到他父亲这辈才贫穷了;诗人早年也是红教喇嘛。在他当上六世达赖时,在西藏的宗教内部,以桑结嘉措和仓央嘉措为首的一批人,想在黄教中恢复红教的新老传统;而这种对黄教的改革,是服从于桑结嘉措在西藏上层政治斗争的需要的,所以,仓央嘉措便以自己的行为和情歌的创作作为恢复红教新老传统的舆论工具和武器。”于先生在这里不单指仓央嘉措是为了恢复红教的势力,而且还说桑结嘉措也是想恢复红教的势力。一些论者为了说明这一点还特别指出五世达赖喇嘛和桑结嘉措的一些行为及仓央嘉措被“诏献执京师”时随身携带的一些宁玛派器物作为佐证。但是,熟知西藏政教史的人都知道,格鲁派黄教势力在西藏达到顶峰的时期恰恰是五世达赖和桑结嘉措执政的时期。王森先生在其著《西藏佛教发展史略》中就明确的指出:“自1642年黄教得势以来,一直到1705年桑结嘉措死,这六十几年间,是黄教势力急剧发展的一个时期”“自五世达赖受清朝顺治帝册封以后,黄教遂一跃而成为在西藏各教派中占统治地位的宗教。”从有关资料中我们还可以看到桑结嘉措本人在写定“噶伦办事章程”中,也明确规定了凡地方政权属于职官,一律必须尊信黄教。因此,如果五世达赖和桑结嘉措是要恢复红教的势力,那上述这段史实及桑结嘉措在“噶伦办事章程”的规定又当如何解释?但是,一些论者所举五世达赖喇嘛和桑结嘉措的一些行为及仓央嘉措被“诏献执京师”时随身携带的一些宁玛派器物作为佐证的例子也确是事实。那么,我们又当如何看待之呢?笔者以为这应当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来看。正如王森先生所言“五世达赖时,西藏地方的行政统一掌握在固始汗和他的子孙手中,而达赖的第巴是推行一切行政措施的重要助手,有时甚至把行政权抓在自己手里。当时社会经济是封建农奴制,五世达赖对农奴又规定了残酷的处刑则例,把农奴更严格的束缚在领主的土地上,加强了农奴对领主的人身依附关系和农奴自身毫无权利的处境。这种残酷的统治,在当时的物质条件下,势必要利用当时社会上对鬼神、咒术等等的迷信,借助于神权和狞恶的鬼怪形象,以及野蛮的仪式(如用鲜血淋漓的人头、人心等作供神的祭品,等等),来维持他的残暴统治,因此,五世达赖选中了宁玛派。”这也是为什么在历届的噶厦政府每逢遇到重大事件(如战事、灾疫等)时,都要请桑耶寺中宁玛派的为首僧人作法禳解的原因。由此可见,抬高宁玛派在藏族社会中的地位,并不是要恢复宁玛派的势力,而是要利用其来加强宗教神权对人民的威吓作用而已。既然,宁玛派在五世达赖和桑结嘉措手中不过是一个幌子和工具,那么,认为仓央嘉措是以自己的行为和情歌的创作作为恢复红教新老传统的舆论工具和武器的说法,自然也难以成立。

  3、第斯·桑结嘉措是否纵容了仓央嘉措的放荡行为?

  持这种观点的学者很多。如毛继祖先生就说:“桑结嘉措为了达到其窃权揽政的目的,不让仓央嘉措过问政事,并大兴土木,新建寨后龙宫游苑,为仓央嘉措寻芳猎色、放荡不羁广开了方便之门。”胡秉之先生也说:“第斯·桑结嘉措为了不让他过问教务政事,大肆兴建后苑龙宫,任其放荡不羁,沉湎酒色。”降大任先生更是直接说道:“第斯·桑结嘉措兴建后苑龙宫,纵容仓央嘉措寻欢作乐,限制他过问政事。”桑结嘉措新建寨后龙宫游苑到底是不是为了限制仓央嘉措过问政事?没有确切的史料记载,因此,很难说是与不是。但是,至于说他纵容仓央嘉措,任其放荡不羁,沉湎酒色,这是颇为值得怀疑的。我们结合当时的事实来看,首先,众所周知仓央嘉措作为转世灵童是由桑结嘉措本人一手策划,精心包办的。当时有人对仓央嘉措作为转世灵童的身份提出质疑时,桑结嘉措还曾专门为此写奏折上书辩白,“至认定六世达赖一节,自一世达赖根敦珠巴以来,历代达赖、班禅等,均物由活佛认定之前例,切六世达赖转世,犹一手不能遮掩他样,非人力所能为,更无须由活佛认定。”另据丹珠昂奔主编《历辈达赖喇嘛与班禅额尔德尼年谱》所载:“五世班禅额尔德尼听到这些传说后,特意写信告诫,希望努力钻研经典参加僧众辩论,继承五世达赖喇嘛创立的事业,切勿自暴自弃第斯·桑结嘉措在给班禅的回信中说‘仓央嘉措对佛教的学习不甚用功,我亦曾对达赖喇嘛一再规劝,单未蒙采纳。希望五世班禅以师傅的身份多多去信指教。同时仓央嘉措也快到二十岁了,应授比丘戒,届时仍请班禅前来为他受戒。”,由此可见,如若说第斯·桑结嘉措纵容仓央嘉措的放荡行为,那么,他何以要对仓央嘉措进行规劝,并且写信让班禅以师傅的身份对他进行教导?而且,正如有论者说的那样,仓央嘉措是他手中的政治筹码,是挡箭牌和下台阶。因此,桑结嘉措又怎么可能坐视仓央嘉措荒唐的行为而不顾,反而对他一味纵容呢?他这不是自断后路,自掘坟墓吗?并且,我们知道,按照西藏宗教的传统,弟子犯有过失,作为师傅的是要负很大责任的,更何况作为一手策划,精心包办选定仓央嘉措为灵童的桑结嘉措呢?由上述可见,关于桑结嘉措纵容一说值得怀疑。

责任编辑:王淞民
分享到:

精品推荐

社区精品

相关文章

中国西藏之声网 版权所有 藏ICP备09000396号
地址:西藏.拉萨市北京中路41号 邮编:850000
网站业务电话:0891-6834073、6833642 邮件:vtibet@163.com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891-6827910
监督邮件:xzzbs2013@163.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91-6834073